%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200206003904

動漫CP的生存與發展 | 文創新經濟

發布于 分類 今日看點、資訊標簽 三文娛

內容制作公司要怎么生存和發展?

今日立春。

這個節氣意味著冬季已然過去,我們進入了萬物生長的春季,但神州大地當前的嚴峻疫情,對萬千創業者比冬天的北風還要寒冷。

春節檔“歸零”、文旅市場“休克”、實體書店碼洋下降93.32%…喪的消息大家聽了太多,今天三文娛推薦一個圓桌論壇的討論吧。

內容制作公司要怎么生存和發展?2019年12月20日,在三文娛的文創新經濟大會上,三?;蕜撌既撕〔?、觸漫聯合創始人劉金成、杭州若鴻文化CEO王泰(發飆的蝸牛)、時代漫王CEO吳量、凝羽動畫創始人兼CEO邢原源、燃也文化CEO周佟彤和櫻果文化CEO肖鵬,對這個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雖然當時無法聊到疫情對行業的沖擊,但還是希望這場分享,能給大家一些啟發。

總的來說,嘉賓們都認為行業大環境形式嚴峻,但看好動畫漫畫的付費前景,而且隨著一些新的媒介形式的出現(比如抖音、快手這類短視頻平臺),內容生產商可以做更多的嘗試,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探索。嘉賓們也提到了動漫畫行業的后端衍生市場機會和全產業鏈開發。

以下為圓桌論壇實錄,由三文娛整理發布。

2019年突破的原因

櫻果文化CEO肖鵬臺上幾位嘉賓的公司今年都有所突破,比如拿到新一輪投資或者不錯的收入,總結起來原因何在?

胡巍波:漫畫需要有一個較長的開發期,它需要時間積累,當然中間也有盈利的運氣。

三?;蕜撌既撕〔?/p>

三?;首铋_始做漫畫付費,選擇的是網絡文學改編漫畫。網絡文學市場成熟、競爭激烈,被用戶挑選出來的優質網文作品,是經過市場驗證的。這些作品給漫畫公司提供了許多創作的源泉,現在能基于網文衍生出包括動態漫畫、動畫,以及漫改真人劇等。

所以,我覺得內容積累很重要?;诟顿M前景比較好的,用戶愿意買單的內容做一些衍生,做得好是必然的結果。

王泰:相對來說,我們可能在長劇集方面有比較大的優勢。比如,更新到一百集之后,還是有比較穩定的成績。為什么像國外的一些動畫劇集能夠有比較不錯的播放收入,就是因為它能夠讓更多的用戶慢慢的形成一種情懷,隨著動畫的更新能一直追下去。

(《重生之賊行天下》《妖神記》等作品均出自王泰“發飆的蝸?!惫P下,杭州若鴻文化也在全產業鏈這方面做了不少嘗試,比如小說和漫畫聯動,漫畫和動畫聯動等。)

杭州若鴻文化CEO王泰

隨著動畫劇集的更新,用戶積累得越來越多,這時候規?;找娌拍軌蚵w現出現。十幾、二十幾集的動畫,一定程度上更多是上映期間的宣傳推廣,效果比較有限。

我覺得,在漫畫、動畫領域賺錢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能做下去就很好了。

(?UGC漫畫創作社區觸漫,在2019年完成了6000萬B輪融資)

劉金成:在2019年這么嚴峻的環境下,我們完成了新一輪的融資。如果要說其中最大的感觸,是在這一年我們產品的自造血能力,我相信經過這一年的大浪淘沙,整個動漫的市場會在2020年迎來新的氣象。

因為隨著資本退潮,追逐估值的公司慢慢淡出了這個行業,這對真正用心創作、講好故事的內容公司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觸漫聯合創始人劉金成

( 原創動畫制作公司凝羽動畫也在2019年完成了3000萬元Pre-A輪融資,其作品《茶啊二中》的抖音平臺粉絲2019年已達1000萬)

邢原源:2019年我們完成了新一輪融資,有幾個原因。

第一,是題材。我們現在的項目《茶啊二中》算是一個小品類的項目,校園題材的爆笑動漫網絡劇。這類題材的動畫作品不多,我們在選材上占了優勢。做一部合適的題材,且沒有太多的競爭對手,只要用心做就有機會脫穎而出。

第二是時長。我們之前做的是10-20分鐘的動畫,隨著抖音、快手的興起,我們也在做短視頻,短視頻內容也可以反哺長視頻內容,通過長、短視頻內容的結合對整個品牌的生命力有了一個很好的延續。

凝羽動畫創始人兼CEO邢原源

吳量:2019年漫畫付費經歷了一次大震蕩,就像05、06年網文開始大規模推付費一樣。我們之所以能在2019年過得比前幾年好,是因為一直在堅持做這件事,一直在這方面深耕。

在2005-2008年是網文作者圈的一個分水嶺,網文行業誕生了一大批大神級作家,他們的付出得到了更好的回報,也有不少作者離開了。我認為,留下來的好作者和離開的,不那么優秀的作者之間,如果有一個明顯的、不可注水的標準,那就是——訂閱數。

2018年,漫畫行業走到了這一步,我們公司剛好踩到了這個節點。

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在更嚴峻環境里活下來的漫畫CP只會越來越強,IP也會越來越有競爭力。這就像我們經常說的一句話——能在市場上通過內容賺錢的作品不一定是好IP,但一個好IP,它一定能在付費內容市場上賺到錢。這是我們過去這一年來的感悟。

時代漫王CEO吳量

周佟彤:我覺得,2019年是一個窮則思變的時代,一個只憑實力創作不考慮媒介的時代,或者說行業粗放生長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必須考慮的是——內容要在所有的媒介都有競爭力。

因為,我們需要考慮到的是,我們要去做漫畫,但付費市場最大的競爭對手是網文改編的漫畫。如果我們要去改真人劇,真人劇市場也有很多的競爭者。如果我們要在短視頻內容里發力,那我們是否能在短視頻快速更迭的模式下屹立不倒?

雖然這個時代,定義實力最本質的還是內容。

但2019年大家都在做精細化運營,從一個作品到平臺的上線流程,再到平臺上線之后怎么樣面對C端市場,怎么和讀者互動,讀者愿意為這部作品付費的點是什么……這些,是我們在立項的時候就會考慮的。

燃也文化CEO周佟彤

 

關于內容付費

肖鵬:去年有人說動漫面臨三座大山,用戶付費弱、盜版維權難、政策隨時變,今年呢?胡總、王總和劉總怎么看這種觀點?

胡巍波:我先說說盜版維權,因為三?;室婚_始就在做付費內容。從2015年開始,我們和大平臺合作,希望讓他們幫我們維權,效果不是特別好?,F在我國打擊盜版、保護知識產權的立場堅定不移,大家可以安心做一些好的內容,和平臺合作播出,不用太擔心盜版維權。

第二是政策問題,我覺得會有很大的影響。2019年各個平臺的管控都蠻嚴格,我們也受到了相應的處罰。最早我們上線了50多部作品,其中很多早期作品的臺詞、內容尺度都必須要改。給大家一點建議,大家在做一些內容的時候要和平臺的編輯保持非常好的溝通,因為他們永遠是一線,和相關部門的對接也比較緊密。紅線千萬不要踩。作品不能上線的成本很高,漫畫現在也越來越趨于精品化,前期的策劃時間比較長。像三?;室徊柯嫷那捌谝?-3個月,這個成本包括人員成本都是非常高的。

付費這邊,我還是比較看好的。主要是頭部流量集中在3-4個平臺,這對真正好的作品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所以大家應該更有信心去做漫畫相關的內容。漫畫的特色決定了它比較適合衍生,這是性價比最好的方式,它的成本前期比較高一點,但是可衍生的程度也比較高。

王泰:在付費這方面,我們也深有體會。很多時候一部作品連載得越長,章節越多,收入就會越高。

我們在付費領域主要做長線,我們自己對付費這方面的信心比較足。我們的作品,付費效益好就會一直做,像《妖神記》小說寫了120萬字,漫畫畫了接近四年,才畫了30-40萬字。

說到盜版,現在監管環境越來越好。但我覺得打擊得再嚴厲,它也會一直會存在。做付費內容的作者,公司需要意識到這點。但只要你的內容好,越到后期,章節的付費人數就越多。因為看盜版內容的用戶,對這部作品有了感情,他就可能會有付費的想法。用戶付費的習慣需要慢慢培養,網絡小說的發展初期也是這樣,

至于政策方面,我是覺得做內容就必須要學會控制尺度。

劉金成:現在國內漫畫付費的確難做,和其他行業相比也不算太好。我覺得這可能是創作效率的問題。文字這種最原始、最難解讀的方式都能達到付費,漫畫為什么不可能?一是成本,二是內容質量。漫畫創作的成本更高,周期更長,未來我們需要借助科技提高產能。而現在漫畫作品的創作內容質量,還不夠理想。

再來說說政策問題,這是必須要遵守的。然后,才是如何做出好的、市場需要的作品。這時候,就需要創作者換位思考。我們年輕一代未來需要的精神是什么?我們能夠提供什么樣的價值觀給我們的下一代的讀者?從這個角度去創作出的作品,市場永遠需要。

更多元的營收來源

肖鵬:今年很多動漫CP依然感受到生存與發展的壓力,邢總和吳總認為原因從何而來?

邢原源:《茶啊二中》之前走過一些彎路,當時我們要產業鏈開發,要做文具玩具,但是發現怎么做,《茶啊二中》的衍生品怎么也賣不出去。后來我們又做另外一個項目,這個項目沒有什么故事,也沒有鋪很長的劇情,但在一個展會上3天賣了近30萬元的貨。所以現在,我們希望通過不同的項目,通過不同的方向做變現。

第二是平臺和渠道方采購播出權,內容生產方通過這一方式來變現。但現在這方面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作為內容方也需要為IP的整體影響力考慮。因為如果只在一個平臺上播出,IP所影響的用戶畢竟有限。大家都知道,我們除了長視頻內容,還在做短視頻。其實,我們現在最主要的營收不是網版版權的收入,而是我們短視頻自媒體的廣告以及我們給別人做一些動畫短視頻運營的收入。

吳量:其實漫畫收費不比網文差,差的是東西不夠多。我們畫的慢,從付費率來說,漫畫的付費率是高過網文的。但是網文一天是三更,漫畫三天一更,這中間差了十倍,哪怕付費率高一倍,但還是沒有辦法比。再加上創作者的基數,整個漫畫市場就沒有那么大。對動畫漫畫CP公司來說,致力于付費內容,靠這種模式讓自己活下來是沒有問題的,甚至可以用賺的錢拓展其他的項目做一些新的嘗試。這是我對內容付費的看法。

我想說說我們公司。我一直都在堅持說,我們公司的核心業務并不是內容付費,我們是做IP的公司,我們很注重人物角色形象的打造而不單純是故事。有時候,我們會不斷反思一個問題,從哪兒可以賺到錢?有的適合付費閱讀,有的適合做IP授權,但“人物形象”這兩個字貫穿了整個創作的始終。世界上著名的IP,只有極少數《哈利·波特》這樣的可以說是在賣故事,還有如《魔戒》這種賣設定的,但更多更強大更為體系化的IP公司,如漫威、迪士尼等賣的都是人物。

肖鵬:感謝吳總的分享,下一個問題我想問一問周總。你們定位為服務商,能不能從這個角度給大家做一些付費方面的分享?

周佟彤:我們去做IP也好,或者做一個內容也好,無非想做變現前置和后置的問題。國內進入互聯網時代的時候,有一種模式很常見:先通過免費的模式盡可能地吸納用戶,然后通過之后的衍生業務把錢賺回來。但現在的漫畫和動畫行業,大多數內容公司都在渴望付費用戶和多元化付費方式。所以,一部作品什么時候開始可以付費了?這是一個問題。

我們自己的作品也在做嘗試,也在和平臺不斷的溝通,是否有一個明確的數據和信號,來告訴我們作品可以按章節付費了。

2020新機會

肖鵬:2020年青少年動漫內容有沒有一些新的競爭或者機會?

胡巍波:我覺得漫畫的特質屬于中間形態,比較好往后端衍生,機會還是蠻多的。

第一,可以嘗試一下抖音、快手這類短視頻平臺,做一些短動漫、短動畫等,用戶的點贊會很高。抖音最近推出了青漫計劃,我們也在摸索是否有新的機會。

第二,從用戶的黏性來看,前期的口碑傳播還是有一定幫助的,這個可以和平臺多溝通。

第三,在互動方面,包括2020年優酷、愛奇藝會推出一些互動內容,其實數據都比較好,漫畫這個形態還是比小說有更多的想象空間。

王泰:我們覺得更多的是探索,會在全產業鏈這方面。包括說小說和漫畫聯動,漫畫和動畫聯動等。我們自己在探索,但資金能力也有限,基于項目能不能賺錢去考量,然后做好每一個項目,進行聯動。

至于說合作,我覺得是可以開放的,每個環節可以有不同的合作方,但是整體的內容上的主控還是我們自己,我覺得作為IP來說,付費這一塊很重要,靠付費或者說單純靠項目的營收可以把自己的項目打平,這已經可以了。

劉金成:首先,我們要了解我們的受眾,貼近我們的讀者,知道內容所要服務的對象是誰。第二步跟它建立聯系,我們曾經有一部漫畫作品,總流量不大卻拿了三、四次的月票榜第一的位置,就是因為我們的運營做得好,和讀者的關系緊密。這是一種用戶關系,讓他們覺得這個作品是和他在一起的,也就更愿意為作品付費。

邢原源:多嘗試一些細分品類,青年用戶喜歡的東西都是偏獨特的。

量:不管是5G,雜志,漫畫書,APP、短視頻還是互動視頻,我們統稱為傳播介質。我們要了解我們的受眾是哪些人,他們更喜歡哪一種介質,或者在哪一種介質里面這種人最多,然后再看我們的形象符不符合這個介質。如果符合,不管是做成短視頻還是互動視頻,最終能讓他們接觸到你想做的東西,這就是一種成功的解決手段了。

周佟彤:第一點,現在不僅僅是內容付費的時代了,創作者除了創作還需要和讀者保持緊密、頻繁的溝通。第二點,當你去真正的做這些互動的時候,一定要職業化。

肖鵬:謝謝各位的分享,我聽下來有一個感受,雖然現在的環境比較嚴峻,但是現在的市場傳播度,基礎設施的完善度,已經比臺上嘉賓在創業初期好多了。今天的論壇就到這里,謝謝各位嘉賓的分享!

◆END◆

……………………………………………………

三文娛

微信公號:hi3wyu

新文化,新娛樂,新內容

干貨最多的動漫產業新媒體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三文娛已進駐今日頭條、百度百家、一點資訊,網易,知乎,微博等,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