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200130151202_%e5%89%af%e6%9c%ac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融創投資Base,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在回暖?

發布于 分類 今日看點、資訊標簽 三文娛

辰海資本陳悅天+贊基金樊海東+融創文化李宇浩+吉比特吉相資本劉殊+星陀資本劉澤輝+愛奇藝汪駿+超競投資王培彥,對話文創投資。有投資人提到,現在公司估值回到了合理區間。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的動作,終于有了公開的信息。

1月23日,據工商網站變更顯示,小明太極(湖北)國漫文化有限公司新增了股東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持股比例19.19%。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小明太極股東構成,老牌文化產業基金摯信資本持股11.5%

小明太極官網資料顯示,其成立于2016年10月,在北京、武漢、成都、杭州、深圳等地設有多家子公司,旗下有看漫畫、知音漫客、漫客棧、漫畫臺、愛颯漫畫、神漫畫、愛優漫、酷漫漫畫8大漫畫平臺。截至2019年4月,小明太極全平臺注冊用戶1.5億人,月活躍用戶3000多萬,日活躍用戶1000多萬。公司簽約作者1000多名,全版權獨家作品3000多部,全網漫畫作品5萬多部,其中不乏《斗羅大陸2絕世唐門》《武動乾坤》《風起蒼嵐》《穿越西元3000后》《逆天邪神》等獨家頭部作品。

2020新年伊始,動畫領域也有了公司融資和項目上的新消息。

1月15日,融創文化集團宣布了對亞洲頂級視覺特效和動畫公司Base的戰略投資,正式實現對Base的戰略控股(回顧:中國導演入圍奧斯卡,快看漫畫紅籌架構重組 | 三文娛周刊第108期);今日頭條陣營的西瓜視頻,1月10日開始動畫獨播(回顧:獨播俄羅斯國民動畫,西瓜視頻破局少兒內容)。

2019年12月20日,在三文娛的文創經濟大會上,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贊基金創始合伙人樊海東、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助理&內容與投資中心總經理李宇浩、吉比特吉相資本投資總監劉殊、星陀資本創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劉澤輝、愛奇藝副總裁&投融資業務負責人汪駿、超競投資總經理王培彥進行了探討。

有投資人提到,之前“太瘋狂”,現在只是回歸正常;過去幾年有的公司賺了估值,但真正賺到錢的公司少,現在公司估值回到了合理區間,而上游內容公司也將在未來5年迎來人生中最好的賺錢機會,對于這類能在未來五年迎來賺錢機會的公司,仍然受到資本的青睞。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以下是2019文創新經濟大會的“文創投資新機遇” 圓桌論壇實錄,由三文娛整理發布:

哪些方向文娛資本在關注的?

贊基金創始合伙人樊海東:前面兩個圓桌論壇,大家都提到一個“難”字。確實,今年不僅“難”,還“痛”。贊基金專注于文創領域的投資,動漫也是我們早期非常重要的領域。因為今年從大的股權市場看,投資的金額、投資的案例數都有20%到30%的下滑。這個數字是非常驚人的。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探討——機遇在哪里?我們還是想找到一條通向希望和未來的路。我把這個問題拋給幾位嘉賓,也請嘉賓做個簡要的自我介紹。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贊基金創始合伙人樊海東

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我們專門做早期投資。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

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助理、內容與投資中心總經理李宇浩:接下來的兩到三年,我們會在文娛領域投入比較大的力度。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助理、內容與投資中心總經理李宇浩

吉相資本投資總監劉殊:吉相資本是由吉比特的投資板塊發展而來的。我們投資的領域主要是文娛領域,以及從文娛領域輻射的互聯網相關領域。投資過的企業包括心動網絡、廣州百漫、天津好傳動畫等?,F在的總投資規模是8億左右。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吉相資本投資總監劉殊

星陀資本創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劉澤輝:星陀資本是一個新的機構,成立大概不到兩年的時間。我本人在投資行業做了十幾年,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做文化消費領域相關的項目。之前的投資項目有B站、摩登天空、十二棟文化等。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星陀資本創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劉澤輝

超競投資總經理王培彥:超競集團的業務由5+1構成,涵蓋電競、動漫、教育、新文創、地產,再加上現在我自己負責的投資板塊。在過去的兩年時間當中,我們已經跟超過四五十家的文創類企業以各種方式發生了資本上的連接。

愛奇藝投資小明太極,西瓜視頻開始獨播動畫,動漫融資新動態

超競投資總經理王培彥

樊海東:2019年,市場、行業、技術、基礎設施、甚至用戶需求都在變,作為投資人在投資邏輯和投資理念上,有著什么樣的變化?

陳悅天:2019年,我們的投資總額比2018年多。

投資領域逐步從“內容”往“內容+消費”做遷移。如果沒有平臺補貼,純內容作為商業模式的動漫公司很難只靠自己賺錢,所以就不得不去探索一些新的模式。我們才會往消費品方向做遷移,希望內容可以為消費品引流。

如果是純內容公司,我們希望它可以做成產業鏈的生態體系。比如,偶像行業,把經紀和內容結合起來,通過內容來捧人,然后誕生一個良好的生態體系。從商業模式上看,有點像笑果文化。

另外,我們還在看新技術在傳媒行業的應用。例如,我們最近在投云游戲,我們覺得云游戲是5G與傳媒行業的結合。我們也在看一些AI和傳媒行業的結合,比如虛擬偶像。

李宇浩:從戰略投資的角度來講,現在是非常好的投資機會期。整個泡沫化的情況有了一些改善,公司估值到了一定合理區間,公司創始人的心態也經歷了比較好的調整,這讓投資機構與他們的合作交流能夠更好地展開。

我個人覺得另外一大挑戰變化是動漫公司能否在這一輪調整中熬得住。從世界范圍來看,無論是好萊塢的崛起還是韓流、日漫的流行,均是整體經濟進入平穩發展期后引起的文化行業大發展,從這點來看動漫行業也將進入“新常態”下的一個高速增長期。大家熬住了,好日子就會來,當然前提是你得活下去。

劉殊:就行業來說,我們覺得文化行業,例如游戲、動漫,行業的波動跟大環境的經濟波動不是完全匹配的。

說一個有意思的,如果經濟環境很好大家更多的時間是花在工作上、賺錢上。這個時候雖然時間少了,但對于文化消費的欲望沒有降低,他們會花更多的錢在娛樂上。如果經濟環境下行,那他們可能會花更多的時間在文化產品上。

我覺得文化產業本身對于經濟曲線不是那么敏感,文化行業有自己變化的規律。我們過往投資的公司,還是傾向于內容。我們會認為好故事、好內容,特別是一個好的IP,是需要時間的。無論時間如何推移,只要你是好的,那么消費者總會在某一個自己比較寬裕的時間點,把錢花在你的IP上。

基于這一點,我們還會理解內容公司是需要市場、消費者、投資人有更多耐心的。

今年,我在動畫行業看到了一些好的趨勢。比如,平臺在調整收費方式、盈利方式,我們更希望平臺的調整最后能夠輻射到內容創作公司,讓他們能夠拿到更多的錢。

所以基于這些邏輯,我們的步伐反倒沒有加快、也沒有減慢,是屬于比較平穩、持續不斷的在挖掘、在投入的狀態。

劉澤輝:確實我覺得過去這一兩年文化產業投資有很大的變化,我自己總結了兩點:

第一,過去的文化相對比較狹義,一談到文化投資就是影視、動漫這樣的純內容。但是,時代的變化讓整個產業的邊界越來越模糊。比如說,這兩年比較熱鬧的潮流玩具。從消費者角度講,你可以說它是消費品牌;從文化角度來講,你可以認為它是IP。對于創業者來講,我們認為今天的文化產業和文化公司可能不僅僅要做內容,單純靠所謂的IP變現、付費變現。文化現在和零售、和消費的結合越來越緊密。

第二,文化產業放在大的消費領域去看會更適合一點。今天IP本身就是商品和服務,比如說,扭蛋機、抓娃娃機。

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認為社會必然從過去的物質需求過渡到精神需求,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階段。第二,我們可能要看到融合和新模式的機會。因此我對文化產業還是非常有信心的,但可能需要變化。

需求上。今年行業的狀態不一樣,但我并不覺得它是冬天。當然,它會痛,包括退出的痛,包括募資的痛。但這個痛是產業發展到現階段的結構性問題。

在前面的兩個圓桌上大家都會聊到共建生態,共建生態意味著生態里面所有環節,面對的周期壓力是一樣的。那么,這個產業中的生態還在成長嗎?今年,我們可以看到平臺的數據還在增長,看到最終用戶消費的ARPU值的轉化在增長。我們看到潮流玩具這樣的變現模式的整體收入在增長。

王培彥:前兩年,我們說投文化內容看不到錢,看到的是泡沫,看到的不是”生活費”,是各種資本的錢。今年切切實實的看到了在不同的變現領域中產值和市值的增長,所以現在到底是冬天還是春天?這個事情值得所有環節上的創業者和領軍人物共同去思考。

這也是我想說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回到超競投資本身,前兩年我們會提“賦能”,今年開始我們會落回到“精”和“養”這兩個字。精,是精簡跟精投。我們會投在細分領域里能夠有自己強項和優勢的企業,這是精投。精簡,則是要思考什么東西是公司要去專注的,什么東西是要減掉之后輕裝上陣的。如果能夠想清楚這個問題,我覺得你們也會是很多投資人的投資目標。

養,是分為養人和養心。人是團隊。去年,我們發現很多中小型CP公司都面臨,中基層團隊不穩定,沒有系統性的管理和去保證有質量的產品輸出,這個中層管理能力和產出能力是需要培養和孵化的。養心,是對各位創始人還有聯合創始人講的事情,在經歷行業周期性問題的時候,如何保證初心,擺正位置。

投資行業亙古不變的主題

樊海東:對于投資行業來講,那幾個亙古不變的主題到底是什么?

陳悅天:不變的是,我們看到有持續的機會。技術在變,媒介在變,有新的媒體出現,就會有新的內容。

另外一個不變的是故事內核是用戶對內容的核心需求。好的故事永遠值錢,只是在不同的技術環境中有不同的媒介承載。一方面要投好的故事、好的講故事的人,另一方面要去持續找新技術和新的內容消費場景。這是我們的看法。

李宇浩:兩點,第一個是好內容,好內容是推動行業發展的一切,它是推動產業并拉動上下游各鏈條向前發展的最大力量。好內容很難創作,但創作出的好內容一定是會被發現出來的。另外第二點是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很重要,我相信融創文化肯定是特別好的合作伙伴。

融創文化成立于2018年12月31日,以“內容+平臺+實景”為戰略布局,對優質內容進行線上線下全產業鏈開發,我們正在建立從內容IP、衍生品開發到實景落地的IP建構的整條“基礎設施”。將內容做好就一定會有機會,我們也期望為這些好內容搭建起優質的產業平臺。

劉殊:第一個不變是行業在寒冬中價值、估值回歸理性。作為一個投資機構,跟從業者的區別在于,我們可以在大家都覺得是寒冬的時候拿到更好的價格,找到更踏實、更守得住陣地的團隊。

第二個是堅持信心,既然你堅信價值和價格相對匹配,那你就要堅信它接下來的發展是按照你的預期走。

然后在這兩個堅持的基礎上,投資機構應該還要有耐心??赡軙龅礁鞣N困難,融資的困難、退出的困難,但是我們給予市場足夠的耐心。

劉澤輝:這么多年我一直堅信一句話,也是現在我們公司的使命。我們認為”投資可以改變生活”。我們通過投資能夠發現優秀的企業家,幫助這些企業家成長為卓越,他們進而能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來改變我們的生活。

這里面最核心的,是要發現優秀、稀缺的創始人和創始團隊。

市場上最缺的不是錢,缺的是人。今天在座的投資機構手里還是有資金,身邊我認識的一些機構也還有很多錢,中國今天流動性是不缺的,缺的是信心,缺的是好標的。過去幾年是瘋狂的時代,做內容、做文化的企業更需要沉下心來,一筆一劃做出自己好的內容。

從投資人的角度來講,不變的是初心,還是要投出偉大的企業。而偉大的企業最根本的還是要偉大的團隊,偉大的創始人。這一點是永遠不會變的。

王培彥:就一句話,我相信文化內容行業是用心去產出夢想,用心去表達夢想,這永遠是文化內容行業和其他行業最大的區別,也是最能夠成功的捷徑。

樊海東:現在行業里還有哪些機會?

陳悅天:我們最近是在看云游戲。新技術還是要關注,不管是5G、AI、AR、VR,還是全息,因為這些東西會誕生新的媒體,所以利用新的技術肯定有比較大的機會。它會改變所有人消費內容的方式。

還有一個非常細節的是,我們發現雖然長視頻網站的博弈環境在慢慢的減弱,沒有以前激烈,導致CP方在過程當中受益的空間變小,因為大家不再搶內容了;但是在B站還是有各種各樣的內容在以視頻化的方式做表達,所以最近發現很多文字類的生產和消費全都在消失,全都在用視頻化的媒體做生產和消費。過程當中一些輔助技術,比如說帶有AI的視頻剪輯軟件,可以很好的提升市場效率,我們覺得這也是比較大的機會。

李宇浩:作為產業投資人,我們做的面相對窄但是會更深入,我可能更多地從融創文化正在實踐中的一些角度來面對這個話題。剛剛澤輝說的我非常同意,中國的文娛行業正在泛消費化,它在走向“一魚多吃”,我們把這個叫做IP的長鏈運營,它更接近于《星球大戰》、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宇宙式的打造邏輯。

IP長鏈運營的基礎環境正在發生變化。先前整體產業因為版權的問題,后端衍生品的開發、渠道問題,以及實景樂園落地的經驗、資本問題,都是IP長鏈運營的阻礙?,F在這個情況已經得到了很大改善,我們的影游漫聯動的能力越來越強,IP運營的鏈條越來越長,但我想強調的是,這個能力不是一家公司去推動的,而是多家公司推動努力將整個生態環境變得越來越強。但是追根溯源,好生態環境的源頭核心一定是優質內容IP。

我對內容公司的建議是,如果能力能夠覆蓋住,就要去做IP的長鏈運營,嘗試去做內容的宇宙化搭建開發。而融創文化的邏輯是,我們已經在建構這條IP長鏈運營的整體鏈條,從衍生品到授權到實景樂園的落地,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了,我們非常愿意同優質內容進行合作,也包括公司層面的戰略合作,能買就買,能投就投,這是我們的邏輯。

劉殊:可能大家的切入點不太一樣,就我們來說,我們認真的去找到底市場上誰在做優質的內容,誰沉得住,誰挺得住。我希望無論市場怎么變化,至少內容創作者還是要沉得下去,并且也告訴大家有一群這樣的投資人在尋找你,并且也很支持這個行業往前走。

劉澤輝:我覺得在對于今天的環境下,創始人可能有三點要考慮:

第一點,自己的追求目標是什么。因為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的,每個人的背景、條件也不一樣。家里糧比較多的就可以慢慢來,或者你可以有更長遠的目標,或者你就是想做你的夢想,這個事情沒有任何的問題,特別對于文化產業來講沒有夢想是做不成的。

但還有一句話是,只有夢想這個事太理想化了,因此對于大多數創業者來講,除了自己的夢想和愿景以外,還要考慮商業化的問題。因為我們在跟文化企業打交道最核心的一個問題是,大家不考慮錢的問題,好像覺得談錢有點low。但是我覺得在商言商,作為一個企業家和創始人來講,你的核心使命就是帶領著企業不斷的乘風破浪往前走。賺錢、養一個團隊,帶領團隊不斷的達到新的目標,這是創始人和CEO要做的。

第二個,如果說你覺得你不適合干商業變現這個活,或者說你就是一個首席內容官。那你就要找一個合伙人過來。有的創始人就是安心做內容、做創作,但商業上、生意上的事要找合作伙伴或者是有人幫你去擔當這個事。當然CEO在這個事上其實是責無旁貸的。像我們投的摩登天空的沈黎暉,他是音樂界里的企業家,企業家里的音樂家,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把企業做到一個高度。

第三,找到一個好的合作伙伴,或者好的投資人非常重要。投資人帶來的不僅僅是錢,錢能解決的問題是最簡單的問題,他們能夠在企業發展的路程上不斷的來幫助你,同時能夠帶來更多的資源,特別是對于初創型企業,過去很多的坑,其他公司都趟過了,咱就別再花這個代價了。

王培彥:以前是低頭做作品,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抬頭看流量。

為什么這么說?從產業鏈的流量這件事情上來說,企業可以分成三段,第一段是最上游的CP,他們去產出內容,去講故事。對于這波CP方來說,我們可以看到私域流量變成了近年來IP成功啟動的重要因素。

中段就是平臺。當大家去與平臺合作,和平臺去做2B的業務,也要思考如何去配合平臺管好流量,平臺需要什么樣的流量,企業自身能提供怎么樣的流量。

第三段是消費品,衍生品。今年,不管是泡泡瑪特還是十二棟,他們的成功是依靠形象化的、碎片化的小IP。這種時候,如何在大IP當中去提煉小的、可以做商業化的東西,以及如何在轉型過程當中選擇好更加細碎的切入點,這又是一個圍繞著流量轉化的話題。我知道大家處的階段跟行業不一樣,關注流量,理解需求,才能更好的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未來的發展方向。

樊海東:剛才幾位投資人從大的長期趨勢、或者中期、短期趨勢的角度,為我們分析了整個行業核心的邏輯和想法,也提供了比較好的建議。感謝各位在座的嘉賓!也感謝三文娛。

在至暗時刻到來的時候,只要堅守就能像劉殊講的那樣,找到合理的價格。巴菲特講,別人恐懼的時候我貪婪,別人貪婪的時候我恐懼。在今天這個時刻也想把這句話送給大家!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END◆

……………………………………………………

三文娛

微信公號:hi3wyu

新文化,新娛樂,新內容

干貨最多的動漫產業新媒體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三文娛已進駐今日頭條、百度百家、一點資訊,網易,知乎,微博等,敬請關注。